Dionysus。

昨天活动一起来的妹子带了个pad然后打了个灯牌“陈昭宇你刘海歪了”,我们在二楼,就把pad向下斜摆在栏杆上。本来没有指望他看到,我们还开玩笑商量了一下要不要喊一下他,后面怕我们一嗓子喊出来所有人都往上看……就压抑住了自己的天性。但是没想到这个舞王竟然自己往上瞟了一眼,看完笑着跟我们招了招手……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甜。他看完了以后我们就商量着改个别的字让他看,后面改成了“陈昭宇你今天特别帅”,不过后面他就没有怎么抬头,好像当时是没有看到。 


最后活动要结束的时候,我们下楼去看他们拍合照,然后把灯牌举了起来,结果陈昭宇一直被人群围着看不到灯牌,等人散了我们喊了一声陈昭宇,他就抬起头来望...

一小段

只是一个自我放飞,真人无关,爱情无关,可能连友情都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写了写就算现在他们不那么正面的关系。
ice一直都是我很喜欢的一个队,而李叔叔是初心,所以虽然最近节奏凶猛但我还是觉得虽然李叔叔或许有错,可他绝不是那么卑鄙的人。
无论如何希望一切都好,误会都能解开,矛盾都能解决,他们几个人的前路和未来不管在哪里都希望是光明的,都是好的。
存寒之中,互拥得以长久。
七月的酷暑,凛冬却已经早早的到了。

[这一切都与他们本人无关,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任何不爽责任都在我]

他摸着手里的杯子,盛的水早已凉透,他的手指不自觉地划过冰凉的杯缘,画着一个又一个规律的圆,像是个原地打转的无措的人。
杯子...

居鱼·壹

*照例废话 这是一个小故事

*其实原本是当初参晏北北的企划然而本来以为闲的发毛的暑假突然挤来了乱七八糟的事情

*现在苟延残喘的我就发一下…至今还没写完我也是觉得我自己厉害…

*实在是对不起晏北北[[跪下

*啊大学真的幻想破灭哦…


今年的雪来得晚,临到了腊月末了,才带着些姗姗而来的矜持,细细密密地落在了淮宛的夜里。


陆繁就是被雪打在瓦上的涩而急的声音吵醒了。

天一冷,平日里夜半恼人的猫叫全部都喑了声,钻进了不知哪家的屋顶蜷起来,安静的雪夜里连风声都没有,仿若窗外的东西都被冻了起来,万籁俱寂,反而像是让原本悄然的飒飒声大了起来,声声入耳,格外令人清醒。...

一点儿瞎比叨叨

重庆真的是一个我不熟悉,也不那么喜欢的城市。

来到这个城市快两个月终于空出来了那么一点的时间和心情来写一写东西,不过讲真我总觉得写了那么大半个月的又红又专的官文心和脑子都僵掉了。

大学真是个让人期待又让人失望的地方,我这辈子最持之以恒的一件事儿大概就是颓废……上学一个月了我已经无师自通了如何翘课并且毫无负罪感。

宿舍里一共四个人除了我其他三个都是贫困生,可能是我过于人际敏感也可能是我确实太过了,她们每一句“你从北京来的当然不这么觉得呀”“我们小地方就是这样的”都让我觉得有那么点微妙的刺耳。

在这些可以归根结底为地域带来的影响中,印象最深的不是平均一天一个你们四百分就能上北大吗(讲真问我...

☆〜(ゝ。∂)来嘛少侠!

明昭北往:

企划二期·气味图书馆  开始招募!!!

 有兴趣的同学留评~我去视奸你~

参本人员: @√i   @扼喉   @Tiki其实是熊   @飛光   @viviceage_芜菁白汤   @陆婪   @和她在一起   @浦西   @青钝若凇  ...

如晦

哈哈哈这一周晚自习突然开了个脑洞

第一次写中国古代架空呀 撸了个大概的草稿

很想写完 也希望我能一边写苦路一边把这个也写下去

好晚了!

睡觉!


清晨的露水还颤颤巍巍的凝在叶上,小街上还没有什么人影,只有这时候青回镇里难得有种世外桃源悠闲平静的感觉——这种淮左的小镇本来就应该是这般温良的风貌,吴侬软语和青砖白瓦熏得人骨头发软,让人觉得早春潮湿的寒意都带着那么点似水的柔情。


但整个青回镇就像是现在张家门口的那棵树一样,白白长在了个出尘的地方有了个脱俗的外表,再清秀仙风道骨都被糟蹋的彻底。一大早树上就开始窸窸窣窣动个不停,有什么东西在里头上蹿下跳龙...

上课的时候聊天聊到了小时候拔牙的经历回家想了想很适合自家闺女 先随便写写

今天查成绩试了初始密码不对,想了想直接敲了个最熟悉的生日,很顺利的就进去了。
又难过又欣慰,我喜欢了那么久,我生活中处处都是同一个人相关的事情从屏幕到密码。
所以我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去说放手嘛。

总是有的时候觉得人生的每一步都举步维艰。

她画的那么好 夸夸她嘛 爱要大胆说出来

赤仅噗噗:

腿腿 做了个动画  さえずり 画完就删不打tag惹

© Dionysus。 | Powered by LOFTER